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叶蓉在乡下】(完)【作者:hangcheng2】
【叶蓉在乡下】(完)【作者:hangcheng2】
字数:2587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转眼已经到了深秋,天气的转凉使得叶蓉不得不换上了秋裤,遮挡起洁白无暇的玉腿,身上的短袖薄衫也换成了长袖毛衣,领口也收上了不少。但这并妨碍叶蓉展示美貌,紧身塑形的羊毛衫,衬托出丰满高耸的乳房,黑色修长的毛裤,显得叶蓉的大长腿更加迷人,加上叶蓉独特的气质,迷倒一切男人的高颜值,她依然是这个美女如云的公司里最光彩夺目的一个。

  只是谁都不知道,这个外表清纯可人、端正温柔的公司高管,私下时是个淫荡到极点的贱货,而且最喜欢和那种丑陋、粗俗的男人做爱,甘愿接受他们的凌辱。只是为了自己的前途,她大部分时间都在保持自己的清纯形象,唯有在确保不会被同事们知道的情况下,才会寻找机会满足自己的淫欲。

  公司响应政府的扶贫号召,在乡下开了一处分厂,并招募了当地的农民做工,解决当地农民就业,增加他们的收入。但开厂以来,效率低下,次品率高,公司高层看法不一,有人认为是农民懒惰,有人认为是农民的技能不足,也有人认为是管理不到位。董事长很是头疼,于是派自己最信任的叶蓉去分厂视察一下。叶蓉早就想到农村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了,一口答应了。

  下乡的路况真的很不好,比想象的难走。叶蓉开了一天的车,到达分厂时已经是晚上了。叶蓉想先自己看看分厂的情况,做到心中有数。于是不顾天色已晚,独自一人走到分厂门口,遇到两个赤裸着上身、长像丑陋的男人,似乎是门卫。
  「好美啊!」两个男人看着叶蓉走来,几乎看痴了,也难怪,乡下人除在在年画和挂历上看过一些衣着暴露的模特,哪里见过什么真正的美女,更何况是叶蓉这样相貌出众、万中挑一的真正美女。

  叶蓉皱了皱眉头,怎么找来这样的人做门卫,估计是附近的农民。

  「请问,我可以进去看看吗?」叶蓉礼貌地问。

  「美女,你是谁啊,好像不认识你啊……」说话的是个猴一般精瘦的男人,又矮又瘦,两眼几乎定了光一样看着叶蓉。

  「我是公司派来的人,想进去看看……」叶蓉很喜欢他们色色的表情,虽然已经习以为常。

  「财哥,我没看错吧,可真是个美人啊,太漂亮了,简直是个仙女,想不到这么黑心的公司,有这么漂亮的女人。」另一个男人看着叶蓉几乎要流下口水。他高大魁梧,眼睛却很小,样子特别猥琐,看他的表情,似乎恨不得立刻扑上去。
  这话让叶蓉犯了难,人家夸自己漂亮,本应该说声谢谢,可后来又说自己的公司是黑心公司,说谢谢又不妥当。

  「阿健,别瞎说,人家可是公司白领呢……」阿财殷勤的哈着腰,打开了门,「您别见气,他就这么个人……请进请进,阿健,你去给这位经理带个路,她说到哪就到哪。」

  「谢谢,就带我到生产区、成品区、包装区看一看就行了。」叶蓉没想到这两个门卫这么轻易的就让自己这个陌生人进入厂区,还给带路。

  「这个……美女……你怎么这么晚来啊,黑灯瞎火的,什么也看不到,再说,这厂子里有什么好看的。」阿健打着手电筒给叶蓉带路。

  「哦,我只是随便看看。」叶蓉一边敷衍着,一边四周看着。厂区的灯光很暗,很多地方不符合要求,看来的确是管理问题。

  「你怎么一个人来啊,咋不叫厂里管事的人来陪你?」阿健在前面带路,七拐八弯的,越走越黑。

  「他们不知道我来,我也不想他们陪着。」叶蓉被带到一个昏暗的屋子里,感觉有些不对劲,「你把我带哪儿了,这里是什么地方!」

  「这里是我的快活窝!」阿健的语调变得轻浮起来,一把抱住叶蓉。哎,好大的力气呀!叶蓉心里一阵阵激动,好久没有跟这么强壮的男人接触了,他手臂上的肌肉好结实,勒得好紧,很有感觉;他胸部的肌肉更是健壮,被他这么抱着,好有压迫感;他呼出的气息有种男人特有的味道,喷在耳边痒痒的,真是个不错的男人。叶蓉一向对这种没文化、没长相、没地位的粗鲁男人有兴趣,也愿意让对方见识自己的骚劲,但前提是不能让自己的同事发现。这个阿健是厂里的职员,若是勾引他,明天自己视察工厂时有可能会被认出来的。

  「啊!你!放开我!」叶蓉挣扎了一下,一点用都没用,而且一双大手已经摸到自己胸前。

  「嗬,奶子不小啊,你们公司的娘们是不是都是大奶子啊。」阿健轻浮的调戏叶蓉,而叶蓉却很受用。不过比起「娘们」这个词,叶蓉更喜欢骚货之类的称呼。

  「快放手,我要喊人了!」叶蓉提高了声音。

  「厂里一个人都没有,你喊谁去。」阿健把叶蓉放倒在地上,开始脱叶蓉的衣服,「要怪就怪你长得太漂亮了,嘿嘿,今天晚上有的乐了,哈哈哈。」
  叶蓉心里十分矛盾,刚才自己已经说了是公司派来的人,这个阿健还敢这样,真是个大胆的男人,好喜欢啊。搁在平时,叶蓉肯定会毫不犹豫的「就范」了,可明天自己还要视察工厂,被他认出来就不好收场了。

  这时阿财跑了进来,他看到阿健正在脱叶蓉的衣服,大惊失色,「阿健!你要干什么!快放开她。」

  「财哥,我的事你别管!」阿健冲着阿财吼道。

  「你疯啦!她可是总公司派来的人!」阿财一把推开阿健,叶蓉心想这个阿财真是多管闲事。

  「财哥,这么漂亮的娘们,跟仙女似的,错过了恐怕再也没机会了。」
  「你玩再多女人我都不管,可这个女人碰不得,她可是总公司的人,看她样子八成是个高管,是公司里的大官呢,你干了这事可是要开除你的,福哥跑了那么多关系才给你找来这份工作……」阿财苦口婆心。

  叶蓉心想这个阿财真讨厌,男人嘛,要么就一起来,要么就别拦着,人家下面好像都有点湿了。

  「这么漂亮的妞,福哥见了也忍不住要上!」阿健冲了过来,将阿财摔了个大跟头,「财哥你挡不住我的,别白费劲了,我也不欺你,等我玩过了,你也上她就是了。」

  阿财的确不是阿健的对手,被摔在地上,气喘虚虚地看着阿健脱叶蓉的衣服。
  「财哥,你看,她奶子多大、多圆啊。」阿健没几下就扯下了叶蓉的白衫,接着又摘下了叶蓉奶罩。叶蓉见他动作熟练,很是喜欢,只是象征性的稍微反抗了一下,就顺着让他脱下来了。

  阿财看到叶蓉的奶子,瞪大了眼睛,不说话了。是啊,叶蓉的奶子很大很翘,像两座非常漂亮的小山峰,而且跟纤瘦的身体不成比例,显得特别显眼,见识过的男人都夸她的奶子是极品。

  阿健又用手抓了一把,「很结实啊,很有肉感,财哥,你摸摸,包你没玩过。」阿健拉过阿财的手,摁在叶蓉胸口。

  「嗯,的确很结实,又大又挺,真材实料的极品奶子。」阿财迟疑着说。
  叶蓉心想,我的乳房当然是真材实料了,你的判断没错,便宜你们两个了,快用力挤吧,我喜欢挤的感觉。

  「财哥,这黑心公司当我们是看门XX。今天咱哥俩操了她,就当是报复!怎么样!」阿健劝道。

  叶蓉心想,公司是在扶贫好不好,不想干就别干。想操我干嘛找那么多借口,我又不是没被强暴过。叶蓉长相甜美,看上去清纯无比,可骨子里却很淫贱,现在她已经拿定了主意要好好玩一玩,但不能主动勾引他们,得是他们强暴自己,这样就算被发现,也好说一些。大不了再反抗一下,做做样子。这个阿财最好是一起上我,要是磨叽,就闪一边别碍阿健的事。

  「嗯,你们就这屌丝样,除了看门,还能干什么?」叶蓉故意气他们。
  「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」阿财果然暴怒,「这可是你自找的,贱货!」
  阿财「腾」的站了起来,一把将自己的裤子,连同内裤一起脱了下来,一根红褐色的肉棒挺立在叶蓉面前,很粗壮,有股浓烈的骚腥味,这正是叶蓉喜欢的肉棒啊。叶蓉目测了一下尺寸,估计这根肉棒如果完全勃起,说不定能直接插进子宫。

  「阿健,这娘们儿太狂了,今天是要好好教训教训她。你去弄两个套来!」阿财撸了撸自己的肉棒。

  「怎么,财哥你怕把她肚子搞大?」

  「你忘啦,上次你把人家肚子搞大了,事后人家寻死觅活的,多麻烦。」
  搞大就搞大呗!叶蓉恨不得说出来。被操过那么多次,也没见谁用过套,而且我运气一直不错,内射次数那么多只怀过两次,概率很低。就算被搞大肚子又怎么样,我又不用你们负责,我自己找个医院解决一下就是了,说不定还能跟医院的护工保安爽一夜,最好是像上次那样被操得流产最省事。

  「财哥,我看是你想支走我先上她吧。你心眼真多,我才不上当呢。」阿健伸手扒叶蓉的裤子。叶蓉手上推着阿健,做着反抗的样子,腿却不由自主顺着方向,任由阿健把裤子扒下来。

  「这娘们的腿真白真长。」阿健贪婪的抚摸着叶蓉的玉腿。

  叶蓉轻轻推着阿健,想着怎么做才像是被强暴,唉,平时骚惯了,现在装清纯真费劲!很快,内裤也被扒了下来,紧跟着,双腿也被阿健强行分开了,一根又热又硬的大肉棒插进自己的阴道,嗯,这是阿健的肉棒,尺寸也不小,一下子就把阴道塞满了。

  「真他妈的紧!这么漂亮的妞,我一辈子都没玩过,这逼还这么紧,估计刚破处不久。」阿健已经开始抽插了。

  阿财抚摸着叶蓉的奶子,粗糙的大手从下而上的挤着,最后捏住叶蓉的奶头向外拉。叶蓉虽然觉得刺激,但还是觉得他有些慢,不太喜欢,真想开口叫他快点,再使点劲,可是又不能让他们看出自己的淫荡,只能忍着。嗯,奶子上的感觉好舒服,奶头都激起来了。

  「真大,真圆,真结实……」阿财一边赞叹着,一边低下头含住了叶蓉的奶子,用手挤着、捏着。手上和嘴里的力道逐步加大。

  「啊……」叶蓉刺激着叫出声来,但她立刻咬紧了嘴唇,不让自己发出呻吟声。叶蓉自从上初中开始淫乱,一直都是相当配合男方,从来没有被强暴的快感。上高中时,老师让一个差生到她家里补习功课,而这个差生是个劣迹斑斑的小色狼,欺负过不少女同学。那天正巧叶蓉父母不在家,叶蓉觉得机会难得,就决定勾引他,感受一下被强暴的感觉。她故意解开胸前两只纽扣,紧挨着他把自己的胸部朝他身上蹭,没费什么事就成功的使这个差生兽性大发对自己施暴了。可惜太过激动和紧张,被强暴时,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下,结果好好一场强暴变成了自己的淫乱秀。事后那个差生又来自己家里几次,叶蓉只是礼貌性的让他又上了几次,却再也没有被强暴的感觉了。

  「这次,这次可不能再出声了,可是,可是被强暴的感觉,实在太刺激了!」叶蓉强忍着快感,满怀期待的看着这两个农民,既希望他们对自己更粗鲁些,又希望自己不要兴奋的失控,脸上还要装出惊恐胆怯的表情。

  「求求你们,快放开我,我不要被你们强暴,你们,你们这些乡下农民好脏!」叶蓉故意刺激他们。

  「操!这娘们居然还敢瞧不起我们!」阿健大喝一声,猛的一插,硕大的龟头一下子就滑进了宫颈。阿财也很生气,他双手擎住叶蓉的两只奶子,用力一挤,差点挤出奶来。

  「痛啊!痛!」叶蓉叫了起来,阿财将叶蓉的双手摁住,不让她反抗。叶蓉心想我还不想反抗呢,这下用不着装样子了。

  「这逼太紧了,太美妙了,太爽了……」阿健哼着加快了抽插速度,但不是每一下都刺进宫颈,他很有技巧,或三浅一深,或一浅两深,没有规律,叶蓉根本不知道哪一下会插中自己花心,加上阿财手特别粗糙,抓在乳房上的特别刺激,叶蓉很快要高潮了。

  啊,这个阿健太有技巧了,好想呻吟,真的好想叫出声来,可是叫出声来就会让他们知道我很贱很耐操了,就会被他们发现我的淫荡了,更不会有强暴的快感了。叶蓉痛苦极了,忍着自己的高潮不是件容易的事,脸上表情非常复杂,而阿健和阿财却以为她是因为受到强暴而痛苦的,更开心了。

  真讨厌!这个阿财手不够大,没法抓住整个乳房,啊,阿健的肉棒又刺中我花心了,插进宫颈了,又拨出去了,到底哪下是用力插、啊下是浅浅插的呀,分不清啊。真是太刺激了,不行,我要高潮,我忍不住了,让他们知道就知道吧,有什么了不起,大不了辞职不干了,去做妓女就是了,我本来就很想做妓女啊,我再忍一下,就再忍最后一下,然后我就大声呻吟、叫床、叫春,让他们知道我是个贱货烂逼,要在这里开始卖淫,啊啊啊,唉,咦,怎么,是射了?

  阿健的确射了,他一连射了五六波精液在叶蓉的阴道里。叶蓉非常遗憾,为什么不射子宫里呢,精液烫子宫的感觉最好了,而且还容易搞大我的肚子呢。
  「阿……阿健,这不像……不像你啊,才才才几……分钟,就射了?」阿财疑惑的看着阿健。

  「这小妞的逼太紧了,真太紧了,真是爽上天了,极品!」阿健抽出肉棒,上面还有精液向下流。叶蓉看着好想舔一舔啊,可是,唉!

  「下面轮我了,我上,我喜欢走后庭!」阿财将叶蓉翻了个身。

  叶蓉并不喜欢插后庭,她希望这两个男人轮着来插逼,但现在她要装作被强暴的样子,所以不能提要求,只能接受走后庭了。

  「饶了我吧,我已经被你们那个过了,放了我吧。」叶蓉一边翻身一边哭求。
  「对呀,已经被操过一次了,再操一次也无所谓的。」阿健无耻的笑着,「财哥喜欢插屁股,你满足他一下,我们就放了你。」

  「呜……你们不要骗我……」叶蓉哭着撅起屁股。

  「这妞姿势真好,用不着我教就会!财哥,你运气真好,拣这么个会肛交的妞。」阿健用叶蓉的胸罩擦拭肉棒上的精液。

  叶蓉心想,我虽然不喜欢肛交,但姿势绝对是标准的,而且会根据男人的身高体形姿势自动调整最适合插入的角度。只要是男人想得出的姿势,叶蓉全部解锁,而且逐一认真研究和反复练习,然后在实战中用心体验。绝对能满足男人的任何要求。

  「痛啊!痛!」叶蓉后庭被插入后,她疼得叫了起来,流下了真实的眼泪,这不是装出来的。两个男人哈哈大笑。叶蓉不明白为什么有些男人会喜欢肛交,自己的逼已经够紧了,平时也保养得很好,为什么还要走后庭呢。但只要是男人喜欢的,自己就一定照办。阿财的插入虽疼,叶蓉还是尽力配合。阿财只玩了一会儿,就哆嗦的射了,但他是拨出来射的,射在叶蓉雪白的屁股上。

  「太……刺激……太刺激了!很……很少有……有人肯……给我玩……玩玩玩……后庭啊。」射精后的阿财喘着气。

  这时间也太短了吧!叶蓉感觉自己刚刚热了个身,这怎么可以!

  「我……我可以走了吗……」叶蓉抽泣着问道,多希望阿健拒绝自己呀。
  「走吧。」阿健摆了摆手。

  啊,这就放过我!叶蓉转身望向阿财,希望他再欺负一下自己。可是,阿财也向她示意可以走了。

  叶蓉只得怨怨的去找自己的衣服,真是太不像话了!连肛交都满足你们了,你们才一人干我一炮,时间还那么短,简直气死我了。

  「我同意你走,没同意你拿走衣服啊!」

  叶蓉心里说不出的高兴,脸上却只能惊恐的说:「你们……你们怎么可以这样,不是说好放我走嘛,没衣服我怎么走。」

  「你的衣服,我们要留做纪念。」阿健坏笑着说,「除非你过来给我口交!」
  叶蓉感到阵阵甜蜜,下体好像又要湿了,就是嘛,我又不丑,技术也不差,怎么能这么轻易放过我呢。

  「呜,你们这帮流氓,无赖……呜……欺负我……」叶蓉惨兮兮的样子让人更想欺负她了。

  「别哭了,想回家早点开始吧!」阿健厉声说道,他张开腿,指了指自己的肉棒。

  「呜……我不会……我不会……」叶蓉偷偷看了一下,毕竟是年轻人的肉棒,恢复得快,已经比刚才有些大了。

  「肛交都做了,口交不可能不会吧,快点开始吧。」阿健有些不耐烦了。
  「我真不会……你那个……好恶心……」

  阿健立刻拿起叶蓉的衣服用力撕了一下,只听到「哧」的一声,不知是上衣还是裤子,被撕了一个口子。

  「不要撕了!」叶蓉赶紧扑到阿健面前,跪着舔了一下他的肉棒,真是,不能太熟练,差点露馅!叶蓉将龟头含入嘴里,裹紧不动。

  「用舌头舔!」阿健命令道。

  叶蓉于是按照阿健的指令,他说怎么做就怎么做,动作也装着笨拙的很。但阿健很满意,从嘴里不断膨胀的肉棒就感觉得出来。男人真是奇怪的动物,既要女人会口交,又不希望女人太熟练。这个阿健更是怪,他要求叶蓉做的很多动作都是错的,并不能刺激到肉棒上最敏感的地带,而他的表情却很爽的样子。
  「这个美女居然肯用嘴巴给你舔鸡巴,真是没想过啊……」阿财凑过来说。
  「我也没想到,我只是这么一说,哪知道她真的舔了……」阿健笑嘻嘻的。
  原来这个阿健是第一次玩口交啊,还假装是老手。我是假装第一次玩口交,其实舔过的肉棒不知道有多少根。你居然还指导我的动作,怪不得全是莫名其妙的指令。叶蓉好气又好笑,于是裹紧肉棒,反复快速吞吐了几次,舌头灵巧的在龟头的尿道口打了几个圈,然后猛得一吸,阿健立刻刺激得叫了起来。

  「啊啊啊,太爽……太爽……你……用力吸……就这样……啊啊……要射了……」阿健还没说完就射了叶蓉一嘴。

  叶蓉对精液很有兴趣,本想全部吞下去,转念一想这不就暴露了嘛,只得吐了出来。但还是偷偷品尝了一点。嗯,味道还不错,精壮男人的精液就是腥味大。
  「真爽真爽!」阿健喘得气,看上去爽得不行,「你伺候得不错,可以走了。」
  叶蓉看了看他,心想我还没想走呢,于是低着头问道,「我可以穿回衣服走吗?」

  「可以可以!」阿健将衣服扔了过来。

  叶蓉抱着衣服,看了看阿财,「我真的可以走吗?」

  阿财看了看自己低垂着头的肉棒,不吱声。

  「真的只要口交一次就行了吗!」叶蓉有点急了,快逼我再为你们服务一些内容吧。

  「不行!」阿财突然两眼放光,「你也得替我口交一次才能走!」

  叶蓉满意的笑了笑,怎么事事都要我来提醒呢?她跪到阿财跨下,抬起头含住阿财的肉棒,用舌头反复来回在肉棒表面舔扫,然后又将舌尖轻轻的舔舐马眼,阿财很快就吃不消了,爽得直哼哼。

  「爽……爽……爽……」阿财只能说一个字来表达他的意思了,其他一个词也说不了了。

  叶蓉口交技巧的确高超,每一个享受过她口交待遇的男人都对她赞不绝口,更何况这两个从来没有口交经验的农民。只几下,阿财就受不了了。

  「拨……」阿财一个词都没有说出来,就赶紧拨出肉棒,随即射精了。精液有一部分落在叶蓉抱着的衣服上,但更多的射在叶蓉脸上。

  「啊呀,对不起,射你脸上了……」阿财见叶蓉秀气的脸上挂着自己的精液,十分愧疚。

  「呜……射我脸上,又欺负我……呜……」叶蓉觉得很有意思,还没有人射过自己后还说对不起的。

  「财哥,你这叫颜射!哈,还是第一次见呢。」阿健托着叶蓉的下巴,欣赏着。的确,叶蓉那绝美清纯的脸上,流着男人的精液,更加性感了。

  「我现在……还要做什么……」叶蓉觉得还没有够。

  「走吧走吧。」阿健阿财异口同声。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我要报警……」叶蓉做最后的努力,希望他们不要这么放过自己。

  「报警?好啊,派出所所长是我舅舅,我玩了多少女人都没人管我!」阿健得意的笑着。

  叶蓉知道,这算是彻底没戏了,只能明天再想办法了,于是披上衣服「哭」着跑走了。

  第二天,叶蓉在分厂管理人员的簇拥下,开始了正式的视察工作。她先是视察了附近几个可以提供壮劳力的村庄,引起了轰动。农民们惊叹于叶蓉的美貌,几乎看傻了眼。他们实在不敢相信娇弱美貌的叶蓉,会是公司派来的高层人物,会是他们的顶头上司。叶蓉亲切地与农民们打招呼,跟他们交流,并一一握手,向他们承诺会继续提供就业岗位,农民们感激涕零。回到分厂继续视察时,她看到了那两个门卫,阿财和阿健,他俩以震惊和怀疑的眼光看着她。

  「财哥,你看清楚没有,那个,那个美女,好像是,好像是昨晚我们强暴过的。」阿健低声说。

  「这下麻烦了,我早就说了,以她的气质,绝对是个千金小姐或是公司高管,你偏不听我劝,还把她给强暴了,这下麻烦大了。」阿财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  「公司高层不都是又老又胖的爷们嘛,怎么会是她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姐。就算她真的是公司高层,被我们强暴了怎么可能跟没事人一样啊。」阿财觉得被强暴过后的女人应该情绪失控痛哭流涕才对,而叶蓉却是神采飞扬,脸上洋溢着自信而亲切的微笑,无法想象她在几个小时前是个被两个肮脏的农民蹂躏过的女人。
  这时,叶蓉也看到了他们。哦,是昨晚那两个进入自己身体的男人,唉呀,看他们的眼神,似乎认出自己了,怎么办呢?叶蓉思索了一下,对周边的人说门卫很重要,要单独和门卫沟通一下,周围的人于是不再跟着。叶蓉笑意盈盈的向阿财阿健走来,全场人的目光随着她移动,她看起来那么自然,那么亲切,笑容可掬,浑身上下散发着男人难以抗拒的魄力,一点也没有昨晚那个被强暴时的悲惨形象,甚至当她走近时,阿财他们居然还向后退了一步。

  「财哥!财哥!她走过来了,要干什么,我怕!」阿健竟缩到阿财身后。
  「阿健,你我就等死吧!」阿财也哭丧着脸。

  「昨晚爽不爽?」叶蓉伸出右手,低声说。

  阿财紧张的看着周围,虽然几乎会场上所有的人都盯着自己和叶蓉,但距离足够远,不可能听到叶蓉的说话。

  「还行吧……」阿财迟疑的看着叶蓉,与她握手。

  阿财站在阿福后面,「昨天……你……是不是……」

  「你们有用强暴来欢迎客人的习俗吗?谢谢你们的招待了。」叶蓉也向阿健伸出了手,阿健竟吓得没敢握手。

  「昨晚你不是很有胆量吗?」叶蓉嗔怪道。在众目睽睽之下和强暴自己的人谈论,叶蓉还是头一次呢,感觉特别刺激。

  「你……你要怎样嘛?」阿健的语气好像他被强暴了似的。

  「我能怎么样啊,你们昨晚搞了我,我得要个说法。」叶蓉吟笑着。

  「你,你到底什么人。」阿健很想知道眼前这个被自己强暴过的女人到底是谁。他心里有点虚,同样一个人,昨晚上可是个胆怯的少女,现在的气场却如此强大,强大到自己都不敢与她握手。

  「我?吃过你大鸡巴的女人啊。」叶蓉咯咯的笑了,「你的精液味道不错。我还想再吃一次。」

  「啊!」阿财和阿健面面相觑,不敢相信耳朵里听到的话。

  「昨天你们只搞了我一会儿就结束了,哪有那么容易的事。你们必须给我个说法,必须好好补偿我,我看就今晚吧!今晚你们可要好好表现,我很耐操的。」昨晚装清纯被「强暴」的感觉虽然好,但自己终究是个贱货,很想以自己真实面貌跟同样的人再做一次,用自己的淫荡吓吓他们。

  「真的!」阿财阿健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,吓得叶蓉赶紧摆手示意声音小点。
  「真的还可以再上你一次!」阿财低声说道,声音有些颤抖。

  「你们为工厂付出这么多,我当然要奖励你们啊。昨晚只是让你们先验验货。」叶蓉真希望他们现在就冲上来剥掉自己衣服,因为当叶蓉看到他们时,就想起昨晚的快乐,身体就有些软了。

  「那行,晚上到我家。」阿财声音都抖了。

  「啊,家里?」叶蓉心想不是说乡下人都喜欢在玉米地或是草垛这些地方嘛,以前跟几任前男友玩野交很有感觉的,「今晚我要做你们的性奴!性奴怎么配上主人的床?」

  「那你想到什么地方?我们可没钱到宾馆开房。」人穷志短,阿财低下了头。
  「要不就在村里打草场上?」叶蓉刚才视察村里时就看中了打草场这个地方。
  「行,你说哪里就哪里!但得再加一个人,我们福哥,没问题吧。」阿健得寸进尺,试探着问道。

  「我是你们的性奴,你是主,我是客,又是奴,当然客顺主便,奴听主遣了。再加一个就再加一个吧。」叶蓉暗暗高兴,她很早就盼望着一丝不挂在野外被一群狼一般的男人轮暴了,想不到要在这里实现这个愿望了。至于要加个人,没关系,不打紧的。

  说好之后,叶蓉就继续视察分厂,心思却已经到了晚上。终于熬到夜幕降临,叶蓉略吃了一些东西,洗了个澡,喷了些香水,打扮了一下,没有穿胸罩和内裤,只穿了身容易被撕碎的衣服,独身一个进了村,很快找到了打草场。

  打草场并不大,周围是菜田,当中几排草垛,远处传来几声XX叫声,漆黑一片。叶蓉摸索着靠着一个草垛蹲了下来。「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过来,希望不要等得太久。」可是等了好久,也不见他们来,难道是被放鸽子了,不可能啊,自己还算长得可以吧,昨天他们也试过了,应该对我满意啊。难道是害怕而不敢来了?叶蓉胡思乱想着,不甘心就这么回去。无聊之下,就先脱了衣服,把自己脱得精光,一丝不挂在躺在草垛下。唉,这些农民,怎么回事啊,要玩早就开始啊。叶蓉一边想,一边把手指伸到阴唇附近,嗯,嗯,都已经湿了呀,昨晚上被强暴的感觉,一整天都在身上,下面一直都是湿的,现在好像更湿了,快点来啊。难道,难道,我今晚上要靠手淫解决吗?作者扣756143881叶蓉把手指插进阴道,用力的插着,不行,太细了,有没有粗点的,不管是玉米棒,还是黄瓜,还是木棍,啊,我需要一根粗粗的东西,我的阴道太空虚了,好想,好想家里那根电动阳具啊,至少可以缓解一下。这些该死的农民!

  正当叶蓉瘫在草垛时,手指快速在阴道里抽插,心里幻想着大肉棒的时候,一条黄色的XX走近了她,眼睛在夜色中发着光,贪婪的看着叶蓉的裸体。
  「啊……啊……你这只色XX……干嘛盯着我的身子……啊……干嘛在我手淫的时候过来……你……你要干嘛……」叶蓉借着月色,看到它身下长长的、腥红的肉棒。

  叶蓉在海港时曾被XX操过,感觉滋味不错,但叶蓉觉得自己总归是人,人的身子怎么能被畜生的肉棒进入呢,每每想起此事,就觉得羞愧。唯有自己安慰自己,当时是被几个男人摁着不能动,是被强迫跟XX做的,下不为例,发誓以后再也不跟畜生做了,实在是太羞愧了。可是现在,好想……好想有根肉棒进入自己体内,眼前有一根……XX的肉棒……可不可以……可不可以代替一下……破个例……反正没人……叶蓉咬着嘴唇,伸出颤抖的右手,触碰了一下黄XX的肉棒,整个身体似乎被电了一下。

  我太需要肉棒了,真的是太需要了,我的身体都快高潮了,这些农民还不来,这条XX好像是乡下的土XX,跟这些农民一样,都是这片土地的主人。分厂建在这片土地上,我作为公司高层,有责任与这片土地的主人搞好关系。今天来跟这些农民约炮,其实就是想用自己的身体来慰籍一下这片土地的主人的,这条XX做为这片田地的主人,也有权得到我的身体……叶蓉拼命的给自己洗脑,给自己找跟XX做的理由。

  我先跟XX做,就当是热身,做完立刻把它赶走,不耽误向农民献身的事。叶蓉身体抖得厉害,这可是第一次主动跟XX做,在她的引导下,这条黄XX扑上了她的身体,叶蓉也配合着张开腿,将XX的肉棒对准自己的阴道。

  嗯,嗯,这条XX好脏,好像是条野XX,想不到我叶蓉,这么高贵的身体,要被这条乡下野XX操。就算跟XX做,也得是条上档次的名犬啊,可现在没办法,这里只有这一根肉棒,再说,我外表高贵,骨子里,骨子里不就是个烂到极点的娼妇贱婊子嘛,那么多男人操过的身体,有什么好骄傲的,也许以后会烂到连这条野XX也不愿意碰呢。叶蓉一点一点的熄灭了自己的自尊,将XX的肉棒插进自己体内。

  啊!终于被XX操了!我终于还是跟XX做了!这次是我自愿的!没人强迫我!啊,不,是我勾引这条XX操我的!是我这个贱母XX主动勾引了这条乡下野XX!
  XX肉棒一点一点的进入叶蓉的阴道,叶蓉颤抖着发出轻轻的呻吟,它的肉棒好长啊,跟人的不一样,很滑,嗯,滑到我的宫颈了,没有人的肉棒插到宫颈那么疼,很舒服,再进来一点,嗯,亲爱的XX老公,啊,我不配做XX的老婆啊,我在接客,我是个婊子,在接客,嗯嗯,我要伺候好客人,就算是条XX,都是我的恩客,啊啊,XX肉棒也长,插进子宫了!插进子宫了!XX会把它的精液射进我的子宫吗?好羞耻啊。

  「你在干什么!」一个沙哑的声音,很陌生。

  同时,几支手电筒的强光照在叶蓉身上。叶蓉全身心的投入与XX性交,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农民的靠近。光很强,叶蓉几乎睁不开眼睛。叶蓉想推开身上的XX,可XX肉棒还和她的逼连在一起。

  「操!这美女在跟XX做爱!」又是一个陌生的声音。

  「这太贱了吧!居然跟XX做!」还是陌生的声音。

  「看,XX肉棒还插在她逼里呢。」声音仍然陌生。叶蓉急了,到底有多少男人在看我被XX干啊,黑漆漆的看不清啊,而他们却可以借着手电筒的强光,清清楚楚的看光的我裸体,看清我正在被XX干的事实。

  叶蓉惊惶失措,拼命张开腿,想让XX肉棒退出去,可越是着急,XX肉棒越退不出去。

  「还真是今天在厂里视察的公司高层白领,连厂长都对她点头哈腰的,想不到是这么个贱货,连XX都可以上。」陌生的声音很多,全是男人的。

  「我们昨天晚上干她的时候,还是蛮清纯的,谁知道是个连XX都可以干的贱婊子。」总算是个熟悉点的声音了,是阿财。

  「是不是弄错了,公司的高层人物怎么可能给XX干,这个连职业妓女也不一定能办到吧。」

  「绝对就是!长得这么漂亮,见一面就忘不掉的,做梦都想上她的。」阿健的口气十分肯定。

  「的确漂亮,白天我看到她时,还以为是仙女来了呢。真想不到,她白天那么威风,晚上这么淫贱,直接送逼进村。」

  「什么叫送逼进村,是我和财哥昨晚上把她操上天了,她今天视察厂子时主动跟我们约炮,哥几个都是自己人,哪能有了好事不想得大伙呢。所以就安排在这里了。」阿健卖着人情。

  「阿健你少卖人情,我们都知道你是准备把这娘们送给福哥玩的,福哥一向喜欢跟被轮暴过女人做游戏,我们又不是不知道。」农民们并不领情。

  「都一样都一样,别伤了和气,阿健你先把你的XX弄出来。」阿财打了个哈哈。

  叶蓉羞得满脸通红,觉得自己被这一群农民当烂货一样羞辱。很是刺激。她很喜欢这样的羞辱,但这次很特别,逼里插着一根XX肉棒被一群乡下男人围观,从来没有这么羞辱的事情发生。

  「行,我来帮她一下吧。」阿健的人情没卖成,反被抢白,很是尴尬,「再不把我的XX解脱出来,影响明年配种可不值得。」

  叶蓉听了差点晕过去,原来我连XX都不如啊,人家不是帮我,是帮他的XX解脱啊,意思是我困住了他的XX,影响它配种了。

  「阿健,我看这娘们就是条母XX,干脆让她给配种得了,哈哈。」农民们哄笑起来。

  不过叶蓉听得舒服,还露出了笑容。只要有男人的羞辱,叶蓉就会忘记一切不快。

  阿健也是在装逼,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办,只知道乱来。他掰开叶蓉的双腿,将一只手指插进叶蓉阴道里,本来叶蓉的阴道里就很挤,加上阿健的手指,更是挤得叶蓉皱起了眉头。叶蓉心想这个法子可能不对,但又不好拒绝,只觉得阿健的一只手指和XX肉棒同时挤在阴道,更加刺激了,叶蓉不由得哼出声来。
  「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你……啊……倒是快……快点啊……」叶蓉感觉要高潮了。

  「少啰嗦!我不在帮你嘛!」阿健一急,更胡来了,XX肉棒卡得更紧了。
  「啊啊啊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」叶蓉全身发抖,顾不上周围这么多陌生农民的注视,大声呻吟起来。

  「这小白领好像要高潮了。」「嗯,看她高潮的样子,真贱。」「叫床真好听。」「叫得太淫荡了。」农民们纷纷议论。

  「啊啊啊啊!啊!啊!」叶蓉听到大家的羞辱声,更加兴奋,双腿勾住黄XX,将黄XX更紧的压向自己,不由自主的开始缩阴,很快,一次强烈的高潮开始了。啊,子宫里有冲击感,是XX射精了吗,XX直接射进我子宫了吗,我同时与XX达到
高潮了,啊,好爽啊。

  叶蓉性交次数虽多,但同时与男人达到高潮很少见,常常是男人几次射精而自己却未高潮,所以一般她都喜欢跟几个男人一起做。但就算这样,有时自己高潮了,男人也未必准时射精。和男人一起达到高潮的次数屈指可数。但今天,居然和一条XX同时高潮了!

  高潮后的叶蓉浑身酥软,有些神志不清,等她恢复意识后,XX已经离开了她的身体。

  「谢谢健哥。刚才我伺候您的XX时,很小心,应该不会影响它以后配种。」叶蓉温柔的说。

  「这个以后再说。嗯,白天说好,我们晚上要加人的。福哥没来,叫我们带厂里的同事们先来。」阿健指了指身后。

  「哎,怎么会这么多人。」叶蓉本来以为就加上阿福,最多再加几个,可现在好像已经数不清了。

  「没问题吧,都是厂里的同事,跟我们一样。」阿财说。

  「好……好吧……可是我的逼已经被XX内射过了,你……你们还有兴趣……吗?」叶蓉关切的问,很没有自信。

  农民们沉默了。

  「我是不想玩了,太脏了,被XX上过的贱货。」有一个农民轻蔑的说,引起了其他人的附和,甚至有人当场就要走。

  「白天看到她时,都以为她是女神呢,厂里那些管事的个个对她毕恭毕敬,现在才知道她不过是个给XX操的烂婊子,我没兴奋玩她。」

  「就是,长得那么漂亮,气质那么出众,居然是个淫贱货色。真是想不到。」
  叶蓉见大家要走,难受得几乎要哭了,难得一次野交,自己都不在乎加上这么多人了,可别全走了啊。「哎,别走啊,我的嘴又没有被XX玩过,大家将就将就吧。」

  「来都来了,就插她嘴吧,我昨晚就插过她嘴了,感觉很棒的,大家就当打飞机了。」阿财劝大家,叶蓉对他很感激。

  农民们又好像是没有口交过,想试试口交的感觉,又好像是给阿财面子,勉为其难的脱下裤子,轮流操弄叶蓉的嘴巴。虽然叶蓉口技高超,也很卖力,但大家都提不上什么精神。叶蓉有点着急,一个劲的埋怨自己,一时没忍住性欲,被XX操了。唉,叶蓉啊叶蓉,你看看自己周围,这么多又长又粗的肉棒,就因为你被XX操过了,人家都没兴趣操你了。叶蓉一边想着,一边要强的开始动脑筋想办法,叶蓉在公司受到信任和重视,就是她每次都能完成常人认为无法完成的任务。不行!这么多的大肉棒,怎么能错过!只有办不成事的人,没有办不成的事!
  「我是……我是董事长的独生女儿啊……」叶蓉灵机一动,董事长的年龄的确大的可以做自己爹了,操达官显贵的女儿是每个男人的梦想,尤其是自己这么漂亮的。

  农民们一阵子骚动,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眼前这个淫贱如母XX般的美女,居然是买下自己田地的公司董事长的女儿。

  「什么!给XX操过的这个美女,是他们董事长的独生女!」「我就说嘛,这么高贵气质的漂亮女人,哪是普通人。」「她居然是个千金小姐耶,怪不得厂里把她当成宝一样,厂长都点头哈腰的,我还一直以为是公司高管呢,竟然是董事长的宝贝女儿。」「嗯,听说有钱人家的小姐都是这样的,表面清纯,骨子里都贱得不得了……」

  叶蓉听着心里乐开了花,总算扭转局面了,下面可有好戏了。嗯,自己得再说几句,给下面的好戏加加码。

  「我父亲说,这个工厂对我们家很重要。多亏了你们帮忙,要我好好感谢你们,今天就当我是公司发给你们的福利吧,不用客气。」叶蓉一脸讨好的样子,装得楚楚可怜。

  「哈哈,他们公司福利真好,连董事长女儿都得向我们献身了。」「那还客气什么,狠狠的操她,反正是公司发的福利!」「对,给XX干过又怎么样,反正是人逼,又不是XX逼,我们可以操的。」「操被XX干过的娘们,说不定更刺激。」
「就是,这娘们这么有钱,就算搞大她的肚子,也用不着我们出钱解决吧……」
  「嗯,要是我被你们搞得怀孕了,我只好嫁给你们了,嫁妆可不少……」说到这里,农民们两眼都放光了,叶蓉心想人心果然是趋利的,于是将两腿分开,阴部嚣张的对着农民们。

  「这逼我不嫌!反正是我养的XX操的!」阿健大声说,他率先把肉棒插进叶蓉的阴道里,快速的抽插起来。

  「阿健你刚才还嫌她脏呢!是不是想独吞她的嫁妆啊!」「呸,等他操完,我们一起上,每人都要射上一炮。」「每人射上一炮,哪分得清她最后怀谁的种啊……」农民们争先恐后的脱下裤子,在阿健后边排上了队。

  「分不清,我就做公妻呗,嫁妆人人都有份。」叶蓉享受起来,呻吟声越来越高,「就算知道是谁的种,我嫁过来,也不会忘了其他人的。我相信最终娶我的,也不会小气的,会把我交出来给大家享用的。」

  「想不到董事长的女儿这么贱啊。」

  「嗯,我在上大学时,就是有名的公用厕所了。认识不认识的,都可以约我上床,一开始男生们还拿我当女友,后来知道我滥交,就叫我是公用女友,玩腻我之后还把我转借出去,叫我共享女友。其实我心里清楚,他们怎么可能拿我当什么女友呢,我只是他们发泄性欲的工具。」叶蓉感觉阴道里一热,知道阿健射了,立刻又有一根肉棒插了进来,只是天太黑没有光,实在看不清干自己的人是老是少、是丑是俊、是胖是瘦、是高是矮,不过这一切跟叶蓉没关系,只要肉棒能硬就行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好猛啊,你太厉害了,都插进宫颈了,加油,插进我子宫里……」叶蓉感觉这根肉棒很长,冲击力也强,应该可以插进子宫。

  「婊子,贱货,你爸那么有钱,居然生了你这么个千人骑万人压的烂货……」听声音这个男人还很年轻,难怪这么有力气。

  「既然知道我是个烂货,还客气什么,啊,啊,喔,那个谁,正在干我的,不许射!」叶蓉感觉这根肉棒膨胀得太快,叫道,可惜迟了,这个年轻农民已经在叶蓉子宫里爆浆了。年轻人就是这么不靠谱,这下几个就忍不住。

  「算了,快请拨出去吧,下个根,继续!」叶蓉并不埋怨,反正今晚肉棒多的是。

  又一根肉棒插了进来,再也没有人去操叶蓉的嘴了。叶蓉知道,在成为董事长乘龙快婿的刺激下,大家只对她的阴道有兴趣了,都想着在她子宫里射精,一点也不忍着,所以不能指望哪个农民会长时间的操自己了。算算日子,今天好像还真是危险期,这么多人内射我,说不定我肚子就真能搞大。搞大后怎么办呢?想那么干嘛!又没有没有被人操大过肚了,难道会指望这些农民还给我负责吗?都是被XX操过的人了,谁会要啊,倒贴也顶多做个公妻。

  叶蓉越想越淫荡,大声喊道:「哥哥们加油啊,把我肚子搞大就可以得到我的嫁妆,不一定娶我的,我要在这里做公妻!」

  农民们齐声吼道:「谁会娶你这烂逼贱婊子!」

  正在叶蓉阴道里驰骋着农民大骂:「你只配嫁给那条操过你的XX!你这条贱母XX!」说完就猛烈的射精了,一连射了七八波才停下,立刻又换上一根肉棒,没几下叶蓉又发出呻吟声。

  在叶蓉阴道里射过精的农民,说说笑笑地走了,人少了一些,但还是很多。具体多少人,叶蓉还是看不清。叶蓉只知道剩下的农民已经等不及了,无数只手在自己身上抚摸游走着,自己的两只奶子也被占据了,奶头被不知道是谁的嘴巴吮吸着,想想白天看到这些农民,嘴上那么干裂肮脏,当时只觉得恶心,现在自己最敏感的女性性器之一的奶头被这种嘴巴吮吸,却只觉得刺激和满足。啊,我的手又被人用来套弄他们的肉棒了。呀,还有肉棒在我脚上和腿上摩擦着,有人喜欢足交吗?嗯,脸上也是,有毛茸茸的感觉,哦,那是男人的阴毛,他在用肉棒摩擦我的脸吗?啊,我全身都被这些农民占领了。

  「财哥,这么好操的娘们,为什么福哥不先上?」正在操叶蓉的农民问阿财,叶蓉见他分心,很有意见。

  「你又不是不知道福哥的爱好,他喜欢把人先轮暴到身心俱疲再好好捉弄。」阿财回答。

  「可这个娘们实在是个耐操了,你们看看,操到现在她还有精神,越操越来劲了。」

  「我哪知道她这么贱这么烂。」阿财笑着说,「昨晚上还是蛮清纯的,我和阿健还以为是强暴她呢。现在看来,昨晚她是在热身。」

  「哪里,是财哥和健哥太帅了,我想试试财哥和健哥的肉棒怎么样,又怕他们嫌我丑不操我,就主动勾引了。」叶蓉咯咯的笑了。

  「哈哈,小婊子真会说话。」阿健大笑。

  「我说的是真的。昨晚我真的很卖力,好在你们满意了,还我把介绍给福哥玩。嗯,对了,福哥到底要怎么玩我啊?」叶蓉很好奇。

  「等你被操烂了,他们自然带你去!怎么,等不及了!」正在操叶蓉的农民连连发力,肉棒粗暴的干入叶蓉的子宫,射出数波精液。

  「啊,好厉害,又是一根可以干到我子宫里面去的肉棒。」叶蓉心想能干到子宫里去肉棒毕竟少数,但这里的农民好像尺寸都挺大,遇到超级肉棒的概率也大。

  「这婊子很喜欢大肉棒嘛,来试试我这根!」说话的农民很有自信的样子。
  「只要是肉棒,我都喜欢!」叶蓉媚笑着,「请操我的小烂逼吧。」

  一根粗大的肉棒第一下就干穿了叶蓉的宫项,叶蓉「啊」了一声,五官挤在了一起。

  这根肉棒是当天晚上叶蓉经历的最粗大的肉棒,又长又粗又硬,几乎撑满叶蓉的整条阴道。而且冲击力十足,干逼的时候还特别凶猛,十分粗野,他双手用力的抓住叶蓉的奶子,跨下的凶器毫不怜惜的蹂躏着叶蓉已经饱受摧残的阴道,叶蓉觉得这根肉棒简直就是人间大炮,每干一下几乎都要把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干出来了。

  「这婊子真耐操,别人被我整根插入早就哭喊着受不了了,她倒是蛮享受嘛。」
  叶蓉不愿意多说话,只想舒舒服服的享受大肉棒冲击。

  这时,一根肉棒插入叶蓉的嘴里,叶蓉不由自主地替他口交起来。

  「你不操她的逼啦?」

  「我排得太靠后了,你们这么操她,轮到我时估计她已经被操烂了。她逼里有你们这么多精液,我不指望她能怀我的种了,就射她嘴里好了!」这个农民可能真是受不了了,叶蓉还没给他好好舔弄,他就射了,不过射的量挺足的,把叶蓉呛着了。

  「咳,咳,咳,好足的精液啊,好可惜,应该射我逼里去。」叶蓉惋惜着,把精液吞了下去。

  「这婊子能吞精啊!昨晚上为什么不吞!我也要把精液射她嘴里!射到她肚子里!」阿财兴奋极了,抱着叶蓉的头,就要把肉棒塞进叶蓉嘴里。

  「谁叫你昨天射我脸上了,要是你直接射我嘴里,我……」叶蓉话还没说完,嘴里就被阿财的肉棒塞得满满的。

  「呜……」叶蓉呜咽了一声,就开始用舌头舔扫阿财的肉棒。

  「爽……爽……真爽……」阿财乐不可吱。

  此时的叶蓉,逼里插着一根巨大的肉棒,嘴里也被阿财的肉棒塞得满满的,两只豪乳也被人含着吮吸,两只纤手也在替不知哪个农民套弄,玉脚也被人用来摩擦肉棒,更有无数只手在抚摸自己,浑身上下刺激得不得了,感觉自己又要高潮了。

  「啊啊啊啊啊……我要去了……要去了……」叶蓉心里呐喊着,全身跟过电一样抽搐起来。

  「这婊子又高潮了,刚才是被XX干出的高潮,这次是被我们干出的高潮!」
  「呸!你会不会说话?你的意思是我们这么多人加起来也只跟一条XX差不多是不是?」

  「不是这意思,啊,啊,我也忍不住了!操!」

  叶蓉脸上一热,知道有人射她脸上了。好粘稠的精液啊。嗯,子宫里也烫了一下,是不是操逼的人也射了啊。啊,手上怎么粘乎乎,是射我手上了吗。好像不止这些,身上其他地方也有烫烫粘粘的感觉,似乎同时有好几个人在我身上射了呢。

  「贱婊子,我射你嘴里了,快吞下去!」阿财兴奋的叫道。

  原来嘴里也被爆了,刚才高潮的时间一下子这么多人在我身上射精,都没注意到嘴里也有精液了。叶蓉用舌头把嘴里的精液托出来让大家看清楚,在农民们「吞下去!吞下去!」的叫喊声中,叶蓉轻轻一抿小口,将精液吞食下肚,然后张大嘴巴让农民们检查。

  「哈哈,她把我的精液吃下肚了!」阿财骄傲的宣布。

  这时很多只手过来,把射在叶蓉脸上、胸上、肚子上、手上、脚上的精液刮起来送到叶蓉嘴边,叶蓉来者不拒,将这些精液统统吞下肚,还把这些农民用来刮精液的手指也一一吮吸干净。等叶蓉全部吮吸干净后,发现打草场上农民已经少了许多,剩下的人已经屈指可数了。

  「这婊子的确耐操,都轮暴了她两个小时了还这么精神。」说话的人在叶蓉阴道里又抽插了几下,射出自己的精液。叶蓉愣了愣神,咦,他是什么时候插进来的,我都没注意,之前记得是一个很粗大的肉棒在操我,后来就记不住了,这是第几根?叶蓉有些头大,本来只想给阿福他们三个搞的,可现在自己都弄不清被多少人上过了,身上好全是农民的精液,好腥,好脏,也好累,被干得快散架了。

  又一根肉棒插进叶蓉的阴道,叶蓉忍不住问道:「还有几个人啊?」

  「怎么,受不了吗?」正在操叶蓉的农民说道。

  「啊不,您随便玩,没有催的意思。您继续。」叶蓉迎合着抽插,生怕他不高兴。只要是插进自己的肉棒,不管自己多累都要伺候好。

  「除了我,后面还有两三个人。」这个农民加快了速度。

  哦,快了,快结束了,好爽的一次野外轮暴啊,自己连有多少人操自己也弄不清,甚至一个人的脸都没有看到。这个农民比较持久,应该是当晚最持久的一个,他狠狠的操了叶蓉几百下才在叶蓉的阴道里射精。

  这根肉棒刚刚从叶蓉阴道里拨出,立刻又插上一根。

  「我做梦都想操个城里年轻漂亮的有钱女人,今天如愿以偿了!」这个农民一上来就以最快的速度抽插,他排在后面看了半天,已经刺激得不行了。

  「我可是送逼下乡,送货上门哦。」叶蓉太累了,勉强的回应着。

  「董事长女儿肯让我们轮暴,平时是不是就经常给公司里的男人操啊,他们真是好福气?」

  「才不让他们操呢,我一般都是让工人们操,有时也给乞丐们操。公司里的精英男人们太文质彬彬了,对我太怜香惜玉了,我这样的骚货,不值得任何男人怜香惜玉,越是作践我的男人,我越喜欢。」叶蓉想缩阴刺激他快点射,但下身已经被操得没了知觉。

  「那你干脆卖淫得了。」

  「我倒是想卖淫,可每次都是我倒贴,让那么多男人操过,一分钱没有拿到过。钱都让带我卖淫的人拿去了。嘻,我也不想要,我只想要男人们的大肉棒!」叶蓉回想自己的淫乱史,觉得自己真烂。

  「太贱了……啊……射……射了……」这个农民哆嗦着射了精。

  「终于轮到我了!」最后一个农民欢呼道。

  「你刚才射她其他地方不就不用等了。」刚刚在叶蓉阴道里射精的农民拎起裤子。

  「我不!我就是想让她给我怀孕!」最后一个农民迫不及待的将肉棒插入叶蓉的阴道。

  「我都被这么多人操过了,也不一定怀你的种啊!」叶蓉觉得自己的子宫已经存满了精液,不太可能怀他的种了。

  「反正有机率怀我的种!」这个农民很直拗,干得特别用力,把叶蓉阴道里原有的精液都挤了出来。

  「哎呀,你力气好大,把我的阴道都插通了,好多精液都漏了!」叶蓉淫笑着。

  「哼,我就是要你怀我的!」这个农民就是一根筋,不解风情,完全不理会叶蓉的淫话,叶蓉无奈,只得由着他在自己身上发泄,好在他并不持久,干了一会儿就射了,射完还将叶蓉双腿拎起来,说是要确保自己的精液流到叶蓉的子宫里。

  叶蓉觉得好笑,你插深点,一直插到子宫里来不得了,或者射猛点,猛到直接突破别人的精液让我受精就是了。

  「记得把嫁妆送到我家!」这个「一根筋」信心满满的说,阿财和阿健在一边几乎笑掉了大牙。

  终于结束了,最后一个男人虽然有点搞笑,但也算及格。叶蓉浑身酸痛,她支撑起身体,寻找衣服。

  「贱货,这就想走?」

  叶蓉抬头一看,是阿健和阿财,手上拿着她的衣服。

  「不啊,现在应该跟你们去找福哥啊。」叶蓉知道自己没那么容易离开的。
  阿健将叶蓉拖了起来,「走,到福哥家玩个游戏。」

  「什么游戏啊?」

  「你别管,反正在打草场你可以马虎些,到福哥家你可得好好的伺候好福哥!」
  「我对谁也没有马虎啊,每个人我都是尽心尽力的当男朋友一样伺候的。对了,这个福哥什么人啊,好像大家对他都很敬重啊。」叶蓉一边跟着走一边问。
  「是我们老大,我们都听他的。嘿嘿,他可是玩女人的好手,你这么贱,便宜你了。」

  「谢谢两位哥哥把我介绍给福哥,我一定好好表现。」听到阿福是个玩女人的好手,叶蓉又来精神了,充满了期待。

  阿福家并不远,走了几十步就到了,叶蓉进门后打量了一下这个屋子,屋子很破,桌椅也很旧,整个屋子也不知道是哪天打扫的,很脏很乱;也很穷,唯一的家用电器是电灯,桌上点着半支蜡烛,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就坐在边上,一脸淫笑。

  「福哥,人带过来了。」阿健把叶蓉向前一推。

  「你好,福哥。」叶蓉露出职场交际的浅笑,径直走到阿福面前,跪了下来,解开阿福的裤带,掏出他的肉棒,一口含住。嗯,气味挺大,尺寸也不小,好喜欢。

  「果然是个万中挑一的美女!我活了半辈子,玩过的女人也不计其数,还真没有见识过这么漂亮的女人。」阿福赞叹着叶蓉的美貌,拿起桌上的蜡烛,毫无征兆的,将蜡汁滴在叶蓉背后,叶蓉光洁的背上立刻多了几个红点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叶蓉忍住疼痛,继续给阿福口交,雪白的身体深深埋入阿福两腿之间。

  原来这个阿福,是要性虐自己啊,怪不得既开着灯又点着蜡烛。叶蓉心里盘算,已经入秋了,衣服多,就算受点伤也有衣服遮挡,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,是可以陪他玩玩的。于是抬起头,双手下垂,挺起胸,两只豪乳高耸着,一脸期盼的看着阿福。

  「还真懂事。」阿福毫不客气地把蜡汁滴在叶蓉的奶子上。

  「啊!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叶蓉惨叫一声,但很快变成了愉悦的呻吟声,「好爽,好舒服,还有吗,我要更多……」

  「董事长女儿很喜欢这个啊。」阿财又惊又喜。

  「什么?她是董事长女儿!」阿福惊道。

  「嗯,我是董事长的独生女,我父亲可宠我了。」叶蓉慢悠悠的说。

  「福哥,我们刚才所有人都操过她了,没事的,她很贱的!」阿健奸笑着。
  「我很贱,很喜欢性虐,有什么好玩的,使劲招呼我。」叶蓉见阿福似乎还有些忌惮,说:「怎么,没见过我这么骚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吗,想对我做什么就做什么吧,我的身子你做主!」

  阿福迟疑着将蜡汁滴在叶蓉最敏感的奶头上,叶蓉也不反抗,每滴一滴下来,就发出甜美的呻吟声。

  「好美,好美啊,对我再狠些,我的身体比较特殊,对我狠一些,我会更舒服。」叶蓉娇滴滴的说道,身体不停的颤抖着。

  「果然是个贱货!」阿福骂道,将叶蓉推翻在地,将蜡汁滴在叶蓉的大腿根上。

  「啊!啊!」叶蓉高声惨叫,整个屋子回荡着她淫荡而高亢的呻吟声。
  「下面,我打算直接浇到你逼里去的!」阿福的话有征求意见的意思。
  「啊,这样我的逼会烫废了啊。」叶蓉有些害怕,她并不是怜惜自己的小逼,只是觉得小逼被男人插爆也就罢了,被蜡烛烫废了就有点可惜了。但还是听话的张大双腿,以方便阿福虐阴,同时将双手压在背后,十指相扣,防止自己受不了而反抗。

  「真是个贱货啊,性虐了那么多女人,这个是最配合的,真是极品啊。」阿福很满意。

  「什么极品,她的逼都让XX操过了,现在的确应该用蜡烛好好烫烫消消毒。」阿财哼了一声。

  「你说什么,这婊子还可以让XX操!」阿福问道。

  「是啊,刚才我们去轮暴她时,发现她跟阿健的XX正操得开心呢。」阿财回答。

  「这怎么可能!她长这么漂亮,还是董事长的女儿,玩玩一夜情或是性虐我相信,被XX操,这也太贱了吧。」阿福一脸的不可思议,不相信叶蓉会被XX操。
  「真的真的,我们去的时候,我那阿黄正在操她,XX肉棒还卡在她逼里,好不容易才拨出来。」阿健证明。

  「真不敢相信,她是个人,XX是畜生,按理说搞不到一起嘛。」阿福还是不相信。

  叶蓉心想,我的确被XX操过了嘛,怎么不相信呢,就自己证实了,「嗯,我是被他的XX操过了,好丢脸。不过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本来财哥和健哥约我晚上来伺候您的,可是我在打草场等了好久,实在等不及了,真巧阿黄过来,我看它的XX肉棒挺长的,就试着勾引它上我,结果它还真的操我了。哥哥们看到我时,我已经在和阿黄……和阿黄交配了,阿黄还内射我了。」叶蓉羞得满脸通红。
  「我还是不相信,这太贱了吧!你这么漂亮,这么清纯,怎么可能贱到这种程度!」阿福呼吸都急促起来了。

  「我的确被健哥的XX都操了,还被它内射了,这是事实,我没骗你。」叶蓉心想我自己都大大方方承认了,你作为男人还有什么不相信的。

  阿福的眼神变得恶毒起来,他将蜡汁浇向叶蓉的阴部。叶蓉顿时痛苦的尖叫起来,不停的在地上打滚。

  「滴……滴到……阴唇了……」叶蓉眼睛都流下来了。

  「拉倒吧,是我没对准!本来是打算浇到你阴道里去的,现在不想虐你了!」阿福站起身。

  「不虐我了?也不会轻易过我吧。」叶蓉捂着阴部,痛苦的说。

  阿福转身开门,牵进来一条黑XX,这条XX全身都是黑色的,跟阿健的XX一样,
都是不值钱的乡下土XX。

  「你什么意思……」叶蓉心想总不能让我再被XX干一次吧,要是再被XX肉棒卡在阴道里,可怎么办。

  「你表演一下,让我的这条黑XX也操你,要让我看清楚,你是怎么勾引XX的,
怎么跟XX做爱的,怎么让XX肉棒插进你的逼的,怎么内射你的,每一个细节都要让我看清楚!」

  「什么!表演被这条黑XX操!我今天已经被XX操过一次了,怎么可以再跟XX
做!」叶蓉抗议。

  「村里就这么两条XX,你能让阿健的XX操,为什么不能让我家的黑XX也享受
一下。」阿福说道。

  「就是,我们也想看看,你是怎么跟XX勾搭上的。」阿财说。

  「不好好表演就别想拿回你的衣服!」阿健把叶蓉的衣服扔在地上。

  「刚才的打草场你们不是看过了吗?」

  「我们只看到你被XX操,没看到你是怎么勾引XX的!」阿财大声说。
  叶蓉思索了一下,是应该搞好平衡!都给阿健的XX操过了,的确没有理由拒绝阿福的XX。那么多男人欣赏过自己被XX,也应该给阿福欣赏一下,而且被陌生男人盯着自己的阴道被XX的肉棒插入,想想都刺激。再说,现在这个情况,跑也跑不掉,不如试试看,也许感觉不错呢。

  「不是我不愿意,是你们用词不当。怎么说话呢,我怎么跟XX做爱了,怎么勾引XX了?」叶蓉找台阶下,也给自己找理由。

  「你不是跟XX做爱是什么,明明就是你勾引XX的!」阿财说。

  「我只是条下贱的母XX,发情了,跟公XX交配而已!要是当时有两条XX,我
就让XX来轮暴我。现在又有一条XX了,正好补上。」叶蓉清纯的表情与口中吐出的极淫荡的话语很不相称。

  三个农民惊得一声不发。

  「怎么不说话了,我是条母XX,跟公XX交配很正常啊。」叶蓉耸了耸肩,一脸无所谓的样子,觉得他们的表情很有意思。

  「你……你真是个下贱到极点的骚婊子烂货,哪有点董事长女儿的样子!」阿福好不容易缓过神来。

  「谢谢夸奖!」叶蓉甜甜的笑着致谢,「我是董事长的独生女儿,